洒金书签纸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

【大道争锋/张宁孙】桃花盏 03

这章宁师兄专场……

03


宁冲玄十四岁入道,二十入玄光境,又过二十余载化丹,二百余年后,修成元婴。哪怕外出寻药的十数载,与上阵杀伐那段时日,亦每日修行不辍。

孙师成道功法于他并不合用,开脉时所习练之法乃是孙师向掌门求来。至他后来立下功劳,可择门派内三功五经修习,他自入道前一柄长剑伴身,便偏好择选剑经。孙至言知晓后,端详他半晌道:“《云霄千夺剑经》乃杀伐侵夺之术,习练精深亦难,我也无甚可指教你。你可想好了么?”

宁冲玄当时一腔意气,执礼沉声回道:“弟子欲修此经。”孙至言道了声好,又笑说:“我溟沧中亦有精修此道的前辈。只是卓师叔祖闭关已久,无法请动,不然我便是厚着脸皮,也要去替你求他指...

【大道争锋/张宁孙】桃花盏 02

居然有02,我怎么没被打死……


桃花盏 02


龙渊大泽,十峰山。

宁冲玄踏出最后一道阵门,前方豁然开朗,天光大放,被阵法隔绝在外的十座高峰也现于眼前。他抬目扫过四方,只见在十峰之外,另有一座飞榻高高在上,遥相齐平。目运灵机视之,见正是张衍在其上定然端坐,宁冲玄嘴角一弯,也腾身而起至他身边。两人在云端谈笑自若,对聚焦而来不善目光视若无物。陆续又有弟子出阵,见他二人如此高调张扬,羡而有之,妒亦有之,却无人上前效仿。

高天之上,孙至言倚坐于一架华盖覆顶、水雾缭绕的金丝法榻,探身往下瞧,回过头笑道:“师兄,我早说那张衍才智胆气俱是不凡,不料野心也是不小。”孟至德深深看他一眼...

【大道争锋/张宁孙】桃花盏 01

狗血三角,走肾走心


桃花盏 01


那日张衍持一道北冥剑分身大破三泊四象阵,斩妖王桂从尧首级,众真皆惊。掌门真人召其往浮游天宫论功行赏,待出得天宫,正要往灵页岛去,却闻一把润玉似的嗓音在上方笑道:“张衍,掌教老师给你何许赏赐,怎的如此行色匆匆?”

他抬头上看,见孙真人端坐云头,正偏着头笑吟吟看他。张衍礼道:“还要谢过孙真人此前回护之情。”孙至言闻言噗嗤一笑:“话不必说,我中意你,自不会坐视那帮世家对你不利。方才待往何处去?我送你一程。”说罢也不等张衍回话,一道雾气便将他托至身边。

张衍对这位真人脾气已略有了解,知他是一片好意,便道:“掌门真人此番将昭幽天池赐予我,此去乃是回灵页岛...

【大道争锋/晏秦】明月春秋 (十)

前文:一&二

十、


鸿烈陆洲,昨日明气弟子间捉对比斗已见分晓,此时玄光境弟子已入阵关,而观景楼阁之上,各家师长与随行后辈,业已就坐观战。

南位高处一间阁楼内,秦墨白离座向李革章行礼,后者摆手示意不必,收了折扇自行落座,道:“闻执事言秦师弟你在此处,正好有几句话同你交待。”

他数日前方才出关,然而与晏长生有约在先,此回大比上退不露面,亦不接受后辈挑战,便安心作壁上观。实则往届低辈弟子比斗,李革章也往往到场一视,可知门中英才济济,代代皆有出众之人,他为掌门弟子,如今又掌下院,也颇觉欣慰。

秦墨白道:“师兄请讲。”转而为其沏茶,这般小事原是执事道人分...

【大道争锋/晏秦】明月春秋 (九)

前文:一&二

忘了放OC(原创人物)警告,补上。虽然编造就很多了……出个带名字的npc还是先说明一下


九、


秦墨白初为人师,将徒儿带回洞府安顿,教予他入门吐纳之术,又嘱他若有疑难不可解,可以府中应石相唤。交待事毕,便起了禁制,入内坐关。

不知几日过去,他原本阖目趺坐,忽而眼睫一颤,微微蹙眉。意识脱离识海,落到空空茫茫一片水泽上。他乘一叶孤舟,在苇荡间缓缓穿行,低头看去,湖水如凝玉,倒影出他面容,却似是而非,又像更年少时模样。

“师弟,你过来看。”

他悚然惊觉回过头,见船尾还站了另一人,白衣凭风,正抬首望向水天相接处。顺着那人目光远眺,只见数道...

【论坛体】山海择校

一名考生家长择校求助,结果走错版块被歪楼到情感八卦的故事

米线给狙的安徽卷,也是很惨了……

一点不关键的关键字:空气污染,食品安全

跟外星……不是,山海土著介绍我们九洲,勉强扣题吧(大概


【主题】【求助】最近想送我儿去九洲修士处修习气道,不知当择哪家好


如题。算算我儿今年也差不多到了年纪,天生体虚修不得气血,据说如今往天外来人那处修道颇是流行,也不失一条上好出路,故而来问问诸位玄士同僚,该替我儿择哪一家为好啊?


另,我儿虽体虚,但请九洲修士看过,资质相当不错。要说去溟沧那种大派不敢保证,像一些比如碧羽轩、清猿门据说是野鸡门派,还是不打算去的。...

【大道争锋/晏秦】 明月春秋 (八)

前文:一&二


八、


回得门中,晏长生自去上极殿复命。牧守山踌躇一路,终于得了机会,将那法宝真灵以秦墨白外相所做所说统统转述给师弟,孰料秦墨白听罢并不讶异,挑眉问道:“那晏师兄作何反应。”

牧守山道:“大师兄当下识破面前为冒名之人。”见秦墨白沉吟,闪过一念,道:“那真灵借人气机,仿得如此相似,当连识念也一并窥探了,莫非秦师弟你当真……”他固然无心他人私事,然而涉及师兄弟间,忍不住脱口问出,又觉耳边另一自己想多想岔,徒惹尴尬。

未料秦墨白笑道:“牧师兄何出此言?若论风姿神采,你我同辈之间,无人不见晏师兄有高山仰止之感。说仰慕之情亦不为过,说来又何止我一人...

【大道争锋/晏秦】明月春秋 (七)

前文:一&二


七、


行有一刻,晏长生又折回,携牧守山一道,问他之前在此地见闻,听得所谓华虚真人显圣,冷笑连连。牧守山不敢多问,只向他转述所打听到的供奉之地。

二人于空中遁行,不多时就见一处宏伟殿宇伫立半山。山脚下不远处有村落人家,山道之上行人不绝,皆是往殿宇中去信徒。晏长生收拢气机落在殿前,周围往来之人仿若未见。却听殿中有人说了些什么,信徒们鱼贯而出,同他擦肩而过。

不过数息,整座大殿除他与牧守山仍在,已是空无一人。晏长生这才举步迈入,牧守山紧随其后。入得殿中,只见正中高台上一人端坐,宽袍低垂,拂尘怀抱。

牧守山定睛一看,忍不住出声喊道:“秦师弟——你...

一个年轻的晏(。

红尘未破也无甚牵挂只恋生杀

【大道争锋/晏秦】明月春秋 (六)

给某位熟人加戏……

前文:一&二


六、


无名海上,一座孤岛如浮于当中,岛上巨石嶙峋,草木不生,偶有海鸟自头顶飞过,也不会停下多留一刻。

海浪拍来,在岸边激起层层水花,上方忽然虚空扭结,仿佛有不可见之物将水花截断。自虚空中出得三人,落在岛上。几人四下张望,却见目之所及皆是水浪滔滔,与天相接,不见尽头。

晏长生放开灵机察探,片刻后道:“此海辽阔,未知边际所在。”

三人中他修为最高,自然以他为首,听其安排。秦墨白道:“这岛上如此荒芜,灵机也稀薄,当出海寻一寻是否有洲陆所在,大师兄以为如何?”

晏长生略一点头,又道:“东南与正北方向,灵气略盛些,可一探究竟。”...

12345
©洒金书签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