洒金书签纸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

[全职高手][叶喻]知我心者 end

知我心者

(算是另一条线的碎片式展开)

 

I

    四大战术大师的叫法,最早出现是在荣耀论坛的讨论版的一个战实力帖:数据实力之外的强弱手,八一八本赛季各队的战术运用。原本只是时常得见的学术帖之一,恰逢第五赛季季后赛收尾阶段,此时联盟愈加成熟,上一赛季,也就是在后来被称作黄金一代的光环璀璨的一季,涌现的新秀大神也开始用战绩巩固自己的地位。这一帖下面战得无比热闹,高玩、学术帝、各队铁粉,连讨论带互掐,吵出几十页。

    帖子在首页飘红了好几天。最后的公论之一,便是有这几个特别擅长排兵布阵,指挥风格各有特色的大神,但凡他们在场上的比赛,弯弯绕绕必定是要多一些的。古有四大名著,四杰四圣,有好事者也把呼声最高的四人放在一起,给了个战术大师的称号,从此四大心脏的名号就在荣耀圈子里叫开了。

    对于这个称号,叶修——当时还是叶秋——是比较受用的,他叼着烟头噼噼啪啪打字,开小号在新开的讨论四人战术风格的帖子里回了一条,转头拉出职业选手QQ群,点开另外三个的聊天窗,刷刷几下就把地址发过去了。张新杰和肖时钦的头像灰着,这会儿将近半夜十二点,张新杰这位守时大师必然是不在线,而肖时钦这边沉默一会儿,回了一串“……”和一个狂汗的表情。喻文州则是显示了一会儿正在输入,不一会儿窗口闪起来,叶修点开一看,上面说:“不管怎么说,得到打法战术上的认可我很荣幸^^”

    叶修打字:“哎,哥可是早你们出道三年啊……”

    “是啊,我们这批大多数都研究过前辈你的打法。”

    叶修掸了掸烟灰,回他:“研究透了?”

    “目前来看,还没有。”

    “呵呵。”

    “不过就上个赛季来看,张新杰应该颇有心得吧。”

    “唔,小张风格挺严谨的,和老韩那种蛮劲一互补,就比较难缠了。”

    喻文州签名边的“正在输入”出现又消失,好一会儿才回:“前辈,看群里。”

    “嗯?”

    叶修打开职业选手群一看,原来虚空的新人李迅已经把地址转帖在群里,底下大家刷出一长排表情,有炸成灰的,有膜拜的,有瞪大眼的。

    “这是什么?”这是逢山鬼泣。

    “有点道理。”来自落花狼藉。

    “…”一枪穿云的省略号,来自轮回的最佳新人周泽楷。

    百花缭乱:哈哈哈还挺对的!有点意思,四大心脏啊(请读一声)。

    “哇这个,这个谁评的?这帖谁发的?好像还分析得挺有道理的?@一叶之秋 @生灵灭 @石不转三个快来看,还有队长@索克萨尔 @索克萨尔说什么‘虽然手速慢得近乎手残但凭借多变的战术和超前的意识成为战队核心’夸就夸吧强调手残几个意思,真的不是在黑我们队长吗?居然还有团战的详细分析……还有分解视频?现在的粉丝真是太有才了哎等等这里说得有点扯啊……”

    都不用看是谁,叶修估计很多人这时候已经爆手速把群屏蔽了。          

    一叶之秋:@索克萨尔文州快把人领回去,看好了不要随便放出来。

    “叶秋你妹你妹你妹你妹……”

    黄少天一上线,群里吵闹度立马上升了两个等级。叶修把群挂一边任由它闪啊闪,转头去敲喻文州小窗:“在干吗?”

    “帮公会打点材料。”

    叶修真有点惊讶:“这么尽心?那话唠怎么在到处乱跑。”

    “少天昨天回家了。我反正本地人,就在战队多留几天,顺便还有点资料要整理。”

    “真巧,我也还在战队。有空的话一会儿过来下个本,密林禁地。”叶修截了个坐标发过去,切回论坛刷着回帖等了会儿,就看见一个剑客嚓嚓嚓踩着草皮跑向这边,站定了四下张望,头顶ID:暴风雨。叶修这会儿开着战队的战法小号,点开面板丢了个好友申请。

    “怎么在用剑客?”叶修扶了扶耳麦,叼烟打字,“还以为是话唠来了。”

    “打材料输出快。”喻文州的声音隔着线路传来,剑客甩了甩手里的光剑,55级橙武,不算顶级,外观挺衬这个号一身黑灰色乌云似的板甲装扮。

    “连武器属性都选得差不多,这是要把搭档的职业也玩熟啊?”

    “嗯,这么看也可以。”

       

II

    事实上,一叶之秋最早是在抢BOSS的混战当中认识了夜雨声烦,那会儿联盟还不成气候,像他们这样的网游高手在玩家中的呼声已经非常高了,名声早就流传在论坛各大版块。见了面一认ID,哦,你就是那个谁谁,本尊和耳闻的事迹一对照,顿有相见恨晚之感。当时魏琛为会长的蓝溪阁和嘉世互别苗头,叶修领着夜雨声烦出动去搅混水抢BOSS,看着对方头顶的公会名就非常别扭,说你这小子连自家BOSS都抢,还好意思顶着蓝溪阁的名号?不如早点退了来嘉世跟我混算了。夜雨声烦说闪开闪开就你这下限我和你一起玩都怕被传染,我和蓝溪阁特别有感情你是理解不了的,别觉得你厉害我就要听你的不然我们现在开竞技场PKPK。

    后来叶修知道老魏给黄少天怎样超然的待遇,直悔当初心不够脏。毕竟赛事初开,有那么几个崭露头角的高手,那是各家都抢破头想要的,谁手快,就把好苗子拨拉到自己碗里了。况且魏琛他思想特别超前,砸钱给挖来的年轻人专门开了训练营,还对外公开招募成员,这一下就在一群管理混乱的战队当中显得非常高端,也真吸引了不少人报名。喻文州就是从那批训练营里走出来的。

    叶修后来问过他,怎么会跑来打游戏,还一头扎进来不回头。暑假里蓝溪阁的主力团里多了个没什么存在感的术士,放技能的速度叫人着急,还跑不快,当然相对外面的野生玩家也还算不错。魏琛和叶修聊QQ,谈到训练营:“给他们刷掉大半!反正多数是图新鲜来玩玩!交点学费就打法走人咯。”叶修哈哈。结果和蓝溪阁对掐几次,主力团——也可说训练团里人少了不少个,之前那个叫人捏把汗的小术士还在,叶修留意了一次,发觉这人虽然有点慢,走位卡时间倒是很犀利,单挑几乎不参加,混战基本死不了。再仔细点留意,夜雨声烦在一边时不时来回护一下呢。

    一叶之秋:烦人小鬼,你朋友啊?

    夜雨声烦:干嘛?你问谁?这么鬼鬼祟祟的。

    一叶之秋:就是你们团那术士。

    夜雨声烦:我们团有六个术士= =

    靠。叶修想不过也难怪,他们的老大魏琛玩的就是术士,ID的时髦值还特别高,加上操作犀利战术猥琐,投到蓝雨和蓝溪阁的新人玩家很容易受他影响,可不就冒出一堆术士了。他拖动视角确认了一下那个小术士的ID,继续敲夜雨声烦:叫行舟的那个。

    夜雨声烦:靠靠靠你还真问的他啊,怎么着?又想挖人了?跟你说别想了,他也就是暑假来训练营打发一下时间,人家是重点中学的高材生。

    叶修失笑,心想真要挖人还得够格让我来挖呀,就那个术士的操作,搁一群人里也就算还不错,也就是意识比较惊艳,敢情人家高材生确实是拿脑子打荣耀的。

    “你们认识?我看你替他挡了好几下嘛。”

    夜雨声烦头上冒出一大串省略号:“……大哥你是来干架还是来偷窥的啊……我们一个宿舍。你别看他有点慢,其实蛮厉害,团战起来听他安排,控场控得死死的——哎这个不能和你说。”剑客张望一圈,两边斗得已经接近尾声,他干脆躲到一边,和叶修两个边聊天边往场下瞄几眼:“哈!魏老大把你们那两个治疗干掉了,不行啊你们。这回大头鬼归我们了。”

    大头鬼是沼泽鬼蜮刷新的野图BOSS,全名半尸凶神奥托,因为脑袋不成比例的大,玩家一般都用大头鬼来简称。

    “嗯。”叶修说,“算哥送你们了。”

    “尼玛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

    “有意思。”

    回答他的是剑客朝他一记拔刀斩。

    

III

    几年后在联赛场下,双方队长握手,叶修握得特别久了点:“哦,这下对上人了。”

    喻文州温温和和地笑:“我倒是早就见过前辈。”

    叶修就觉得这话有点细思恐极,不过当时接着就要上场开打,就没来得及问。

    那时候游戏里一叶之秋加了行舟好友,对方很快回加,过来一条消息:叶秋前辈^^。叶修有点惊讶,又奇怪并不意外,想了想回:来不来竞技场?那边停了几秒,说好啊。

    结果毫无悬念,已在玩家心中封为大神的一叶之秋连下术士三局,最后一场还特意换成了复杂的丛林地形,结果还是没什么差别,只要被战法近了身,就是一套连招打到死,一点还手之力都无。

    要是手速快一点,倒是有一两个脱身的机会。

    叶修有点惋惜,他也觉出来,没近身之前的拉锯阶段,这个术士的操作准度和控场意识都相当出色,有几步还真的造成了不小的威胁,差点把一叶之秋兜进六星光牢。最后一局还给他吃了一记混乱,只可惜手速问题是硬伤。意识可以培养,战术可以训练,但是身体先天的限制和不足,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于是也没有继续打的必要,站着说话又嫌无聊,两人边过招边开语音聊天。

    “玩荣耀多久了?”

    “快有一两年了吧……少天鼓励我来训练营试试看。”

    看来关系的确是不错。

    说话间术士中了一记龙牙,然后一个大炫纹砸上,又掉了一截血。叶修有意不打浮空,试想你把对方的视角打得在半空起起伏伏让别人怎么同你说话?术士倒也并不急躁,走位,读条放技能,躲避战矛的大招覆盖区,尽力不让自己死得太快。

    “意识真不错,可惜有点手残。”

    “嗯,”术士说,也不恼,“训练营里也给我这个评价。”

    叶修觉得真是挺有意思。

    

    他原以为就像黄少天所说的那样,暑假过后这个淡定地手残着的术士就会退出战队训练营。没想到下一次再见,对方已经通过选拔,成为正式成员,预备选手了。

    更吃惊是有一回黄少天一片感叹号狂刷屏抖他:“!!!叶秋叶秋叶秋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

    夜雨声烦:叶秋你知道不,魏老大说他要退役了……这事你知道不?他有没和你说过什么?还没公布啊他私下和我说的我都要惊呆了!你知不知他为什么要退?

    那时叶修——或者说叶秋带领嘉世斩落第二冠,一叶之秋的斗神之名如日中天。与之相对两度倒在他手上的魏琛,感到了状态下滑的无奈与力不从心。这口青春饭总归有个尽头。

    黄少天还在那里刷屏:啊啊啊现在他人也找不到,总不会真是因为文州赢了他三局吧……

    “……谁赢了他三局?”

    “咦,你们不是也认识的,就是行舟啊。他找魏老大挑战,居然连赢三把,简直难以置信啊!我记得当时魏老大看起来挺受打击的……”

    后来第四赛季叶修拿到对战名单,嘉世对蓝雨。蓝雨队长,索克萨尔操作者:喻文州。

 

IV

    命运这种东西其实就是一条未选择的路,走上了另一条,这辈子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叶修回忆自己从小到大,离家出走打荣耀这些年,有遗憾,但不后悔,就够了。他本不是个喜欢忆往伤怀的人,正相反,他喜欢享受现在,追逐未来,这就像荣耀带给他十指得以抓住的快乐,远胜那些盛名与光荣。某种程度上他真是一个胜利的理想主义者。

    这话是喻文州评价他的。在H市市郊略显破旧的假日旅馆,叶修深深楔入他体内,汗湿的肢体交缠,粗喘声闷热而难耐。事后倒是没有预想中的尴尬,两人安静地躺在一块,呼吸的频率渐渐趋一,平和温柔。叶修还抓着喻文州手指把玩,这双手修长、白净,指甲剪得短而整齐,和他自己一样是双好看、有力的手,并没有什么缺陷。叶修玩着玩着又忍不住在手指间暧昧地滑蹭摩擦起来,被喻文州按住了。

    “叶秋。”喻文州说。他脸上情潮的薄红还没退尽,而且可能迫切需要洗个澡,但是此刻如此熨帖和平静,让人舍不得说什么做什么来打破。这就像疲惫的旅人回到家中,躺在最熟悉的那张床上,单纯地什么也不想,任由自己沉入梦乡。

    喻文州闭眼笑着摇摇头,“唉……叶秋。”好像只想念一下名字似的。叶修明白他的意思。怎么偏偏是你呢。叶修想想那些细节,觉得他们似乎跳过了试探的暧昧部分,直接奔向身体交流了。这也没什么不好。

    “纠正一下啊,不是叶秋,是叶修。”

    喻文州睁眼看着他,等他解释。叶修觉得这时候说自己有个双胞胎弟弟,还叫别人以为是自己的名字,怎么说都太奇怪了。

    “以前用的是假名字。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说一下,别说出去啊。”

    “……好吧,叶,修。”喻文州说,把他拉下来唇舌交缠,缓慢而缱绻,倒是安抚味道。

    分开之后两人都有点喘,情欲似乎又有些抬头。“几点的飞机?”叶修问,手却已经沿着背脊一路滑下,在穴口试探,探入一节,尚且柔软敏感,喻文州喘息明显一滞。

    “明早六点。”

    “……那倒不能把你折腾太狠了,”叶修朝他耳朵呵气,“要是做到走不动路,就再留一天?”

    “呵……这不是看你吗。”

    叶修压着他手脚从正面缓缓进入,低头看他阖目仰头的隐忍表情,不由得一阵恍惚。

 

V

    第七赛季快结束时,嘉世内部积累的矛盾已经积重难返。叶修经常一个人看着录像抽闷烟。他的队伍就像一条执意要下沉的巨船,每块甲板都试图把自己扳开,毒素一样沉重和力不从心。他的一叶之秋依然是威风凛凛的斗神,但已经有人在说,斗神带着嘉世连败,成绩一路走低,是因为他状态下滑,不复当年了。

    黄少天看了分析贴很替他愤愤不平,小窗他刷屏把那帖主喷成翔,末了说,队长说长了眼睛的都看得出,明明是队伍心不齐,你看你们那几场团战乱的,一碰就溃。老叶你怎么回事,哪个捣乱让他滚蛋啊!

    过了好半天,叶修才回他一个摸头的表情。

    “靠!我这好心安慰你呢。”黄少天不满,但心里也清楚这是人家战队的家务事,“你们嘉世再这样,我就没空替你着急了,高兴都来不及哈。”

    叶修想了想敲上一行字:“文州在吗?”

    结果黄少天那边一下子没反应了,跟掉线了似的,明明头像还亮着。等了一会没见回复,叶修只好当黄少天突然睡着或者被人叫走。喻文州显示不在线,他不用手机,线上一断差不多是个与世隔绝的状态,这时候确实心情不善,接下来嘉世还有两三场无关痛痒的垃圾赛,掉不出末尾,也进不了季后赛区,差不多等于赛季提前结束,大概任谁都要战意索然了。眼看已过零点,他退了游戏和QQ,难得地早睡。

    第二天收到喻文州留言:“在。”

    他也没回。原也没必要多说。

 

    他退役,刷记录,打挑战赛,嘉世挖来孙翔,嘉世继续没落,嘉世轰然倒塌。是陶轩垮了,不是嘉世,但属于他的嘉王朝一去不回,往事不可追。

    喻文州飞来H市找他,中午阳光明媚,喻文州站在网吧门外,身姿挺拔,风尘仆仆。叶修就想起全明星那天,王杰希输给了后辈高英杰,全场只有他们两人起立鼓掌,那时候喻文州也是站得非常直,不像他,站得松松垮垮。喻文州脸上总是带着笑意。

    “刻意了啊,”叶修说,“不像你。”

    喻文州点头:“来祝贺你重新开始。”

    “又要赛场上见了,怕不怕?”

    “你还跟得上节奏就好。”

    “哥保持这个节奏还能再打十年。”

    对方朝他笑笑。“还不如说,想玩一辈子荣耀。”

    “文州你真懂我。”

    “我也是。”


end

评论(17)
热度(217)
©洒金书签纸 | Powered by LOFTER